一水秋色化燕归

长篇《柑橘》Chapter2

罗伊常常会觉得自己的哥哥并不是那么惹人讨厌,尽管几乎每个人都会开玩笑似的向罗伊告状瑟兰杜伊的冷漠和刻薄,但作为当事人小两岁的亲兄弟,罗伊只会一边笑一边附和两句,尽管他心里从未完全赞同过。

如果他不是在自己约炮的时候打来电话的话。

小男友约翰·德尔森一边含糊地亲吻着他一边起身让罗伊伸手去拿电话,后者正做到意乱情迷处一打开屏幕看见来电人是自己的哥哥更觉烦躁,深呼吸平定了下情绪带着有点埋怨的情绪开口:

“我是罗伊。你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抱歉这么晚打扰你,罗伊。你得马上回家里来。”

罗伊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他有点不耐烦。“出什么事了?”

瑟兰杜伊像是要压抑自己强烈感情般地吸了一口气,声音中带着点颤抖。他尽量使自己的语调保持平稳,以命令般的口音重复道:

“马上回家里来,罗伊。母亲刚才去世了。”

罗伊·沃克像是挨了当头一棒。瑟兰杜伊大他两岁,他金色的长直发和坚韧果断的性格遗传了父亲,而罗伊恰恰相反,不论是发色和性格都更像母亲。他身上有一种女孩般优柔寡断的特质,虽然性格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逐渐坚强勇敢,但内心的柔和品性仍挥之不去。罗伊向来和他母亲亲近,而这样的噩耗让他感觉好像心都落到了谷底。

“怎么回事,”罗伊困难的吞咽着口水,“怎么会这样?”

兄弟俩都向公司请了假,连夜赶回弗吉尼亚州的老家。由于通宵的熬夜他们陆续到达的时候彼此都疲惫不堪,风尘仆仆。罗伊已经趴在从亚特兰大到朴茨茅斯的飞机上睡了一觉,瑟兰杜伊所在的伦敦离朴茨茅斯较近,他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母亲的遗嘱。

“我还没死,小子。”沃克老爷一边努力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边用拐杖往瑟兰的腿上来了一闷棍:“你母亲昨晚洗澡的时候在浴室里摔倒了,她最后一句话是念叨着叫我去调高热水器的水温。你就这么想着瓜分我的财产吗,做梦!”老沃克哽咽着,掩着面转到一边去了。

瑟兰杜伊很是痛心。他本想问问父亲,母亲走前有什么嘱托的话没有,虽然他知道母亲更偏爱罗伊,对罗伊的祝福也会多一点,但那毕竟也是他的生母,给了他生命的女人。瑟兰杜伊急促地呼吸着,低下头去,长长的金发遮住了他的脸。他走进从前他和罗伊共同的房间里,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至少也别让人看见。

罗伊一赶过来就抱着父亲哭得悲痛欲绝,沃克老爷像对待他哥哥那样也往他腿上来了一棍,却没有像从前一样斥责他,只是拍着他的背生硬的安慰,转眼就把他丢给他哥哥。沃克老爷不想见人,他只是守在亡妻的床边,一遍遍地祈祷。

罗伊勉强止住了哭声,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了。他和瑟兰杜伊差不多高,所以面对面站着,也躲不开相互的表情,他抹了一下鼻子,在悲痛之余只想着如何跟他哥哥寒暄了。

“你最近过得好吗?”

“不错。你呢?”

“我也还过得去。”

兄弟之间的对话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结束了。瑟兰杜伊借口去倒杯水给他,让罗伊先回房休息一会儿。兄弟俩之间之所以有这样尴尬的场合,倒不是曾经有什么芥蒂或纠纷,只是在青少年时期各自选择了不同的前程而分道扬镳,而瑟兰杜伊本性冷漠,而罗伊又太过被动,所以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也没顾得上相互交流感情。

不论他们年少时如何友爱,现在的他们就像两个陌生人。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