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著潸然。

我说我下棋下得跟狗屎一样,也一直堆不动副属性的针女暴击,写不出好的故事。弈先生却还是让我赢他的对弈竞猜,在后院招来小白猫,偷摘别人家的白玉兰给我。只是他逐渐变得冷淡了。

我问他这是为何,他仅仅捻着棋子,半晌才开口。“棋局终有输赢,我却不想下完这一场。”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