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著潸然。

【猎人法则(养成向)】请问这是您预订的水晶猎龙者吗?

花木兰·水晶猎龙者x你
年下 雷请绕道
为什么我每次写猎龙者都忍不住想开车呢。
————————————————
1

你是铁匠的女儿。

火山镇坐落在群山之中,交通不便,经济不发达,唯一值得骄傲的便是山中藏匿着的大量美丽的水晶。家里贫困,只有你一个女儿,于是你不得不过早懂事起来照料家中的事务。

那时你还只是个九岁的小姑娘,背着背篓独自一人上山拾柴顺便找些野菜,天色渐晚的时候不小心迷了路。传闻山里蛰伏着巨大的恶龙,你有些害怕。在一处断崖下,你发现了一团黑色的东西。那团黑色还在艰难地蠕动呻吟,你凑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人。

一个男人。一把断剑躺在一旁,上面还残留着鲜血。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铠甲,半眯着眼,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

他发现了你,告诉你在崖上的石缝里有个孩子,那是他的女儿。他是个远道而来的龙骑士,前来斩除了山中的恶龙,但自己也搭上了性命。如果可以,他恳求你把孩子带走,把她抚养成人。

“她叫……花木兰。拜托了,小妹妹。”

你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死去,你只觉得难过。你花了一个九岁孩子能尽到的所有力气把他的尸体掩埋起来,然后将那柄断剑放进背篓。艰难地爬上断崖,果然发现了一个小女孩。

那个孩子看起来只有两三岁,在夜色的森林中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漂亮的米色短发,嘴里咬着树叶好奇地盯着你。

“你爹爹让我来接你回家。”你对她说,然后不知怎地就流出了泪水。

她手脚并用地爬过来,你把她抱起,拍干净身上的泥土。

她说:“爹爹……姐姐!”

黑夜依然残酷冷漠,你搂着木兰,手上捏着那柄断剑,背上冷汗直冒。往前几百米是巨龙的巢穴。你看着龙还冒着热气的尸体犹豫了很久才敢过去,山洞里黑黢黢的,但怀里有个小姑娘,自己突然就勇敢了许多。你抱着木兰,在洞口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夜。与龙的尸体共眠,还挺有意思的。

第二天天亮醒来,你发现怀里的小木兰不见了。你心里焦急,便到处寻找。最后发现这小姑娘不知怎的爬到了洞的深处,趴在龙洞的金银珠宝堆里咯咯直笑。

或许这就是猎龙者的天分吧,你懵懵懂懂地想。

2

那一天,你把木兰带回了家中。虽然家里很穷,可是父母还是接受了这个新来的孩子,于是你就理所当然地做起了姐姐。恶龙被捡来的少女的父亲杀死的事情在镇上传开来,人们欢呼喝彩,对木兰也很是欢迎。但你没有告诉任何人龙洞财宝的事,或许是出于私心吧,但你偶尔还会带木兰去她父亲死去的地方,看看那座低矮的坟墓。那把断剑你求了父亲修成了一柄短剑,然后当做宝物珍藏起来。

从那时起,你开始舞刀弄枪,玩耍经父亲的双手打磨出来的那些武器。你觉得作为姐姐一定要变得强大,要有能力保护木兰。毕竟当你将她从崖边抱起来的时候,一种不可磨灭的责任心就蓬勃的生长起来了。

木兰渐渐地长大了,变成了一个比你还能闹腾的小姑娘。她在所有人中都很受宠,却也不至于被惯坏,勇敢又高傲。几年后,当你们俩各自都能耍出几个花样的时候就常常在一起切磋,木兰虽然小你五六岁,却总是能赢你。毕竟你从小宠着她,就算玩耍打闹也下不了重手。

闲暇时间,你总会跟木兰讲起她父亲的事情。或许是生来的天赋使然,她也立下了要成为龙骑士的决心。为了让她有更多的机会完成这份梦想,放心不下她的你每每都会在干活的间隙偷偷往她练刀练剑的地方瞄一眼。木兰的眼睛里闪耀着极具生命力的美丽光泽,她总是会在练习完后扑向你,说:“等我成了最厉害的猎龙者,我要把猎到的龙都给姐姐!”

她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盯着你,那双眼睛里的光胜过山洞里最纯正的黄金。

3

后来,木兰如愿以偿地离开了,带着父亲亲手打造的水晶重剑和一副由你量身为她打造的铠甲,高束马尾,向着神秘的东方前去。她走的那一刻许多人为她送行,而你呆在房里,一句话也没对她说。

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被挖走了一块。

没有了木兰,生活突然变得寂寞。家里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拮据,你也不再每天忙于养家糊口。收起了儿时玩耍的旧剑,有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没有木兰在身边,你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想念那个活力满满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想念那双美丽的眼睛。

木兰走后的第一年,你读了很多很多书,也走得越来越远。沿着木兰离开的路走出了群山,走到了繁华的城市。

木兰走后的第二年,你学会了穿衣打扮,出落得愈发亭亭玉立,不知道木兰现在又是什么样呢?

木兰走后的第三年,认识了许许多多新的人。有如群蝶追捧,你觉得有些不安。

木兰走后的第四年,父母说你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

可是你不想嫁人。你始终没有心上人,你想,要嫁人也要等到木兰回来再说。你想让她看你穿嫁衣的样子,想化美美的妆,戴凤冠珠钗再给她跳上一支舞。

第五年,你决定离开,带上当年木兰的父亲留下的那把断剑,顺着她离开的路,也到外面的世界去。五年来木兰没有写过一封家书,你想,断了线的风筝是不会回来的。也许她心里根本没有你这个姐姐,也许她所看重的一切中,从来就没有你的位置。那个会笑着抱住你喊姐姐的木兰,已经永远地变成了回忆。

怕不是自作多情了。

你在一间客栈中找了一份侍女的工作,每日默默地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中间,抱着微渺的希望,企图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看到那个人。她如今是辉煌还是落魄,见面时会哭还是笑?你不敢去想。

直到有一天,店里来了个高束马尾的白发女子。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你差点把茶杯打翻了,然后赶紧躲了起来。你觉得困惑,明明心脏都激动地鼓动起来,为何自己却没有勇气去见她呢?

你让别的侍女去帮忙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自己则偷偷躲在一边偷看。木兰变得更成熟,更漂亮了,但那张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她的眉头紧缩着,身边带着一只牛皮背包。

她在客栈里订了房,然后背着重剑出门去了。你在厨房马不停蹄地打理完工作,顺手偷来了柜台的房门钥匙,便翻出那柄断剑去了木兰的房间。

是夜,房间里很黑。你摸索着想要点上油灯,一不小心却被地板上横摆着的什么东西绊倒了。还没来得及起身,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袭来,紧接着一双手将你狠狠按在地上。

“什么人?”

“木兰……木兰,是我!”

你突然抑制不住感情,躺在地上就哭出来了。接着夜色你看清了猎人少女略带凶狠的神情突然变得惊喜,尔后她像捕食的猎豹一样扑下身来,紧紧把你搂在怀中。

“你个笨蛋,害得我找了好久。”

“木兰,我好想你……呜……你都不给我写信,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她安慰性地在你脖颈蹭了蹭。“你想什么,我回家才发现你不见了,气死我了。难道不是你不要我了吗?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也没人知道你去哪了。”

“可是木兰……你离开了这么久,我也好想去找你啊!……今天你一进店我就认出你来了,我看了你好久,觉得你好陌生。木兰,你还会再离开我对吗?”

木兰把你搂得很紧。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也滑了下来。她说:

“不走。我不走了。你看,我把龙给你猎回来了,我现在是个正牌龙骑士了。可是我的公主在故乡,我得接她去浪迹天涯。”

她把你打横抱起来,你才看清地上的东西。那是一具龙骨的骷髅。

你觉得脑子晕乎乎的,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泡傻了。

“公主?可是我是你姐姐呀……”

她把你压在床上,眼神极其霸道具有侵略性。玫瑰色的嘴唇暧昧地擦过肌肤,在高耸的敏感处重重地咬一口。

“可是我早就把把姐姐你当成我的公主了。”

Fin.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