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秋色化燕归

我个人是真的非常喜欢以卡夫卡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尽管它不入流,晦涩又怪异。但我总觉得用一只变形的甲虫来形容一个人比描写包装精饰过的人物感情要具有艺术性的多。

浪漫主义泛滥时代的作品和明清时期的八股文不相上下。有的小说幽默诙谐具有讽刺性,有的又过于理想化,过于天上人间,不论细节如何,当年津津乐道的文学作品如今在我读来已味同嚼蜡。我宁愿痛苦就是痛苦,残酷就是残酷。我宁愿看爱情在婚姻枷锁的桎梏下变为一具枯骨,宁愿没有珠光宝气的辞藻堆砌。年轻的一代,总是热爱繁华,而忽视了繁华下的血泪。

如果计划可行,我想去趟维也纳,看看卡夫卡的故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