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著潸然。

不是我说,球球各位随意借梗套paro的太太放过布袋戏行不行,布袋戏本来就冷圈,干嘛非要来招惹………………引起生理不适……………………

百代繁华一朝都,谁非过客;千秋明月吹角寒,花是主人。

【梦妖】《狐语》(车)

三尾狐仙无梦生x蛇妖堕神阙,一辆为了满足自己的cp脑而飙出去的小车车。我爱鱻生,我爱蛇蛇。链接见评论。

摸鱼练习 姿势有参考

要荒酱抱抱吗

【长期更新计划】暗恋那些小事/(1.荒)

阴阳师乙女向,式神x你。雷请绕道
这个系列会尽量写到大多数角色,慢更,有想看的式神和梗可以评论或者私信

————————————————————————————

荒-结发

今天逢魔之时讨伐荒骷髅时,神使大人出现了危机。

一排排小骷髅着了魔般地挥刀集火他,魅妖魍魉层出不穷。这让本来抵抗就差的荒寸步难行,都讨伐将近一半了,根本没清醒过多久。高大的男人扶着额头脑门冒着金星,缺了他的输出,只靠着茨木和书翁的搭配,今天的积分怕是及不了格了。

正在不停画符念言灵咒术的你,突然看到荒的脚边好像有一段什么蓝色的东西。——那是在混战中被不小心割下来的头发。

一截美丽的蓝发。

趁着大家都在努力作战,不会被发现吧?这么想着的你飞快地蹲下去把那截头发握在手中。情绪有点激动,连着地上的彼岸花泥都一把抓起来了。

——藏在了口袋里,并没有被发现。

这束头发放在水里洗干净了,小心翼翼地弄干之后,你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这可是神使大人的秀发啊,是自己心爱之人的秀发,你梦想着无数次替他梳理长发,在其上落下一吻,如今手中这截落发虽然已经没有了他的温度,但终归是属于他的、还有他的发香——

要怎么做才好呢。

从你自己的长发上也剪下差不多长度的一截,两股细软的头发缠缠绕绕,编成了一股。

青丝如情丝,缠绵不可诉。

仔细的修剪好了两端,你把这根辫子藏进了香囊夹层里,免得被药材粉末弄脏。去药房抓了几味豆蔻、薄荷、麝香和合欢花,填进袋中。一针针缝好了间隙,确认不会被发现,才大胆把绣着白鹤的香囊送给他。

豆蔻薄荷代表我的青春年华,麝香合欢花是我心中隐秘的想法。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我对你的所有愿望,都还请你收下。

荒只是随意看了看便拿走了。第二天,就能在他腰带上看到那只香囊。落发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直到有一天他和阎魔偶然碰面,冥界之主洞察一切的眼看见了他腰间这前所未见的配饰,笑着捂住了嘴。

“哎呀哎呀……既结发,已然为夫妻了呢。”

荒还是少年的时候,并没有觉醒神格。小时候以为自己是个幸运的孩子,被万人宠爱,没想到长大之后失去了这份幸运,就被当作垃圾一样对待。被逼着跳海的时候大概也就十五六岁,正是懵懂的年纪,对一切都有了一些稚嫩的看法,但是在谩骂和殴打中从来不敢发声,这时的荒大概是最懦弱的时期,因为他是人,他怕痛,他很善良,希望能让别人开心,所以努力地预言无果之后会首先责怪自己,殊不知这根本不是他的错。他最美好的时期都在他人的虐待中被扼杀了,他被海水淹没的时候该多绝望啊,自己对未来无尽的期待就这样化为乌有,所以在他成长为神子的时候才会那么封闭自己的内心,他看上去比谁都威严不可接近,因为他实在太恐惧又厌恶温柔,他没有得到过,也怕再次温柔的对待得不到好的结果。然而如果说少年荒给现在的荒还留下了什么,就是他没有回高天原而是选择重返人间,因为他还贪恋着温暖,是在他从前被毒打过后丢进小黑屋里,从窗缝里看到的那一丝光明,是他心底仅存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