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é梵妮特.

我是梵妮特。

欧美/游戏/综漫

乙女向选手,同人向选手。

本命保罗贝坦尼,他是信仰。

欢迎私信,欢迎评论,喜欢请关注。

很高兴认识你。

我说我下棋下得跟狗屎一样,也一直堆不动副属性的针女暴击,写不出好的故事。弈先生却还是让我赢他的对弈竞猜,在后院招来小白猫,偷摘别人家的白玉兰给我。只是他逐渐变得冷淡了。

我问他这是为何,他仅仅捻着棋子,半晌才开口。“棋局终有输赢,我却不想下完这一场。”

最近有很多构思都写不动啊……只好放个手写混更
不知道关注我的各位还想看我写怎样的故事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打算弄清楚我的不幸,但没有成功。

存档灵魂:


【奥地利】卡夫卡 Kafka


 


我的幸福、我的能力和所作所为的每一种


可能从来都存在于文学之中。



我的一生就是在抗拒结束生命的欲望中度过的。



不管我埋怨什么,那是没有信念,


当然没有真正的痛苦,好像一只无望的锚,


摇荡在能够给以固定的深处之上,离这个深处还有好大一段距离。



所谓的自由,就是选择自己毁灭的方式,


就像一只陷入绝境的老鼠,它要么选择被捕鼠器夹住,要么选择扑进猫的怀抱。


▼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我打算弄清楚我的不幸,但没有成功。


 


日记1911年


 


| 2月19


现在是夜里两点,我这最幸福的和最不幸的人怀着一种独特的灵感去睡觉(只要我能容忍这种想法,它也许将继续伴随着我,因为它比以往的一切灵感都站得高),这种灵感告诉我,我有能力干一切事,并不局限于某种特定的工作。倘若我不加选择地写下一个句子,比如“他望着窗外”,这样它便完善了。


 


| 3月28


我的幸福、我的能力和所作所为的每一种可能从来都存在于文学之中。在此我有时所处的状态(不很多)依我看与博士先生您所描写的、洞察事物的状态非常接近,处在这种状态中的我完全生活在种种突如其来的想法之中,对每一种想法都能加以充实。在这种状态中,我不仅感觉到我的极限所在,也感觉到人类的极限所在。这种状态中缺少的可能只是智者所有的那种激动时的平静,即使不是一点都没有。我得出这个结论的根据是,我的最好的作品不是在那种状态中写成的。——我却不能完全献身于这种文学使命,尽管这是必须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撇开我的家庭关系不谈,由于我的作品产生缓慢,由于其独特的特性,我便不能赖文学以生存。因此我成了一家社会保险公司的职员。现在这两种职业绝不能互相忍让,绝不会产生一种共享的幸福。一个中的最小的幸福也会成为另一个中的莫大的不幸。如果我在某天晚上写下什么好东西,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就会继续激情中烧,什么也做不成。这种交叉矛盾变得越来越难处理了。在办公室我表面上履行着我的义务,却不能满足我内心的义务,每一种未曾得到履行的内心义务都会变成不幸,它蜗居在我内心深处再也不肯离去。在这两种永远不能平衡的努力之外难道我现在还要加上神智学这第三者吗?


 


| 8月20


我阅读了关于狄更斯的文章。是那么难读,局外人会认为,人们从一个故事一开始便在内心经历着它,从遥远的一个小点到越驶越近的由钢铁、煤和蒸汽组成的火车头。然而现在它驶近了却并不想任它离去,而是想要为它领跑,并有时间为它领跑,以自身的活力跑在它前面,而它只是跟在后面冲撞,任人逗引着向前冲撞。


我对此不能理解,甚至不能相信。我只不过时而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单词中,比如说在其带变元音时(比如上面的“冲撞”)我便会在一瞬间摸不着头脑,尽管我的头脑本来就是没用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字母是我鱼一般的感觉的开端和结束。


 


| 10月3


在办公室口授一篇给一个区长官公署的较长的通告。在结尾时(本该一蹴而就的)却卡住了,我无可奈何地看着打字小姐K,她在这种时候总会特别活跃,挪动座椅,咳嗽,手指在桌上敲敲点点,弄得房间里的人全都注意到我的不幸。我寻找着的灵感现在也具有了使她静下来的价值,但它价值越高,却越是难以找到。我终于想出了“痛斥”一词及整个句子,但仍怀着一种厌恶和羞愧,把这些含在嘴里不肯吐出,仿佛它是一块生肉,一块从我体内割下的肉(我就是感到这么费劲)。我终于把它说了出来,但大为吃惊:我身上的一切都为文学创作而准备着,这么一种工作不啻是一种神仙般的消解和一种真正的生命活力;而在这办公室里,我却为了这么一件讨厌的公文,不得不从有能力获此幸福的躯体上割下一块肉来。


 


| 10月21


一个相反的例子:当我的头头与我商谈公事时(今天谈的是卡片索引),我不能长时间盯着他的眼睛,否则我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淡淡的苦涩,这苦涩不是把我的目光,就是把他的目光驱走。驱走他目光的时间较短暂,但更频繁,因为他不知道原因何在,顺从着移开目光的诱惑,但很快又收回目光,因为他以为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眼睛的一种一时的疲劳。我更使劲地抗拒着,为此而加速我的目光的曲线运动,最爱注目之处是他的鼻子上下,并切入脸颊的阴影之中,经常通过他的牙齿和关在嘴巴中的舌头来掌握他的脸的方位——如果需要这么做的话,我虽也垂下眼睛,但从不低于他的领带,一旦他的眼光移开,我便得以准确,而无所顾忌地看着他,这时我的目光就全无障碍了。


 


| 10月28


尽管咖啡馆的老主顾们和雇员们喜欢这些演员,但是他们头脑中鄙视的成见吞没了敬意,他们轻蔑地将这些演员视为饿殍、流浪汉、犹太鬼子,就像在历史上的那些时代中一样。总跑堂要把勒韦扔出大厅,开门的侍者——一个过去的妓院雇员和现在的皮条客——大吼大叫,恨不得吃了奇西科,只不过因为她在看《狂野的人们》时出于激动想要把什么东西递给演员们。


 


| 11月5


我要写作,额头却在不停地颤抖着。我坐在我的房间里,房间就处在整个寓所的噪声大本营中。我听见所有的门在碰撞,这种声音只不过为在其间歇中跑动的脚步声所淹没,我还听见厨房里炉门如何关闭。父亲乒乒乓乓地推门关门,披着垂地的睡衣穿过我的房间,隔壁房间里在把炉灰刨出来。瓦莉不知在问谁,父亲的帽子是否已刷过,她的叫喊声穿过前厅,仿佛穿过一条巴黎的街道,那头叫喊着回答,发出几近亲切的嘶嘶声。寓所的门把被拧动,声音像发自黏膜炎患者的脖子中,然后像女人唱着简短的歌词的启开,复以一种沉闷的男性的冲撞关上,听上去真是肆无忌惮到了极点。父亲走了,现在开始了较柔和的、较分散的、更无指望的嘈杂声,由两只金丝雀的声音领唱。在此之前我便已想过,金丝雀的声音再一次使我想起,我是否可以启开一条门缝,像蛇一般溜到隔壁房间里去,爬在地板上请求我的妹妹们和她们的小姐安静下来。


当昨天晚上马克斯在鲍姆家朗读我小小的汽车故事时,我感到一种苦涩。我同所有的人都隔绝了,将下巴埋在胸脯上抵御这个故事。故事中杂乱无章的句子有着宽阔的裂缝,足以容双手同时插入;一句响得高,一句响得低;一句磨着另一句,像舌头磨着一只蛀空的牙齿或一只假牙;一个句子以粗糙不堪的开端迈步走来,导致整个故事陷入令人厌烦的莫名其妙之中;一个是对马克斯的模仿(指责是压低了调子的——而我却得到鼓励),它睡眼惺忪、摇摇晃晃地跑了进来,有时候看上去像是在一个舞蹈学习班的最初一刻钟内。我的解释是,我时间太少,安静的时刻太少,未能将我的才能的潜力构成整体发挥出来。因此不断出现断裂的开端,这些断裂的开端比如说贯穿于这篇汽车故事始终。倘若有朝一日我能够写下较大的整体,从开头到结尾一气呵成,那么这个故事将永远不能脱离我,我将能够平静地、睁大眼睛,作为一篇故事的直系血亲来倾听人们朗诵它。可是像现在这样,故事的每一小段都在无家可归地流浪,并将我朝相反的方向推去。——假如这个解释是正确的,那么我还将感到高兴呢。


 


| 11月15


昨天晚上已经有了预感,我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掀开,躺了下去,又意识到了我拥有的一切能力,仿佛已将它们攥在了手心里似的;我的胸膛在膨胀,我的脑袋在燃烧,为了给不起床工作寻找安慰,有一阵子我反复念叨着:“这不利于健康,这不利于健康。”并想以几乎显而易见的强制性把睡意拽过来笼罩在脑袋上。我总是想到一顶带檐的帽子,为了保护自己,我以强有力的手把它按在额头上。昨天我失去了多么多啊,血液是怎样被压迫在脑袋中,有能力干一切,却被某些力量抑制住了。这些力量对于维持我的生命是必不可少的,在这里却纯属浪费。


我在感觉良好时能够逐字逐句地构思,甚至在一瞬间确实找到了具体的表达语言。然而接着,当我坐在写字台边试图把这一切写下来时,它们便表现得枯燥、颠倒、笨拙、与整个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畏畏缩缩,尤其是漏洞百出,尽管原先的构思并没有丝毫忘却。多半原因当然是,在脱离纸张时,我只有在升华的时刻(虽然我非常向往这种时刻,但对它的畏惧有过之而无不及)才会产生好的构思,但由于这时想到的内容是那么丰富;所以我不得不有所取舍,我只能盲目地、听凭偶然地从潮流中摘取,抓到什么是什么,以至经考虑后写下的东西与原先包罗这些内容的丰富世界简直没法比。由于没有能力将那丰富的世界诉诸笔端,所以这丰富的世界既恶劣又烦人,因为人们既为它所吸引,却又无法接近它。


 


| 12月3


单身汉的不幸,无论真假,很容易被周围人猜出来;以至他——如果他是出于爱好神秘而成为单身汉的——会诅咒自己的决定。当他走来走去时,尽管外衣纽扣扣得整整齐齐,双手插在高高的上装口袋里,胳膊肘成锐角,帽子掩着脸;一种虚假的、与生倶来的微笑掩饰着嘴巴,正如夹鼻眼镜遮掩眼睛一样,裤子之窄小超过了瘦腿的美感要求,可是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处境,谁都可以告诉他,他在受着什么煎熬。吹拂他的寒风发自他的内心,朝着他的内心注视的是他的双重面孔的另外那悲哀的一半。他简直是不停地搬着家,但每次总是期待一段时间,有其规律性。他走得离活人越远(最可恶的玩笑是:他必须像个奴隶一般为这些活人干活,他对此是有意识的,却又不能表露这种意识),他就越感到只需要一个更小些的房间便满足了。当其他人必须被死神击倒时,即使他们一辈子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尽管由于他们的虚弱,他们早就该倒下了,但他们总还会抓住他们所爱的、强壮健康的血亲和姻亲;而他呢,这个单身汉从生命的中途开始便似乎出于自愿地只求越来越小的空间;一旦他死去,棺材对他正合适。


 



| 12
月29


结尾(甚至一篇小文章的结尾)的难处不在于,明明前面的内容不能导致一团火产生,我们的感情却硬要在文章的结尾处燃起一团火来。结尾的难处是这么产生的:哪怕最短小的文章也要求作者进入一种自我满足和忘我潜心的状态。从这种状态走出来步于日常生活的空气中,没有强有力的决心和外界的鞭策是难以办到的。所以,与其将文章圆满结束,平静地滑出去,还不如在此之前,借不安的推动力挣脱出来,然后反过来用双手从外部来完成结尾。这双手不仅要干,而且必须锲而不舍。


 


叶廷芳、黎奇译



#今年高考全国卷三盲狙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占tag致歉。封笔。

活跃在弈tag里的各位估计对我有一些印象,我是那个执着地写弈老板乙女向的阴阳师。在我写这些东西的期间,虽然没有收到什么评价,但我自己是一直对自己笔下的弈有信心的。
我很喜欢弈,因为他冷傲,因为他存于人世间却又带着俯瞰世俗的高洁,因为他重情重义,敢爱敢恨,因为我本人也曾深爱过一个无法挽回的人。从读到他传记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他了。非常有共鸣感。
我为了他去学围棋,为了他重新提笔写一些甜美的文字。其实这也只是在安慰我自己而已。我希望我和故事中的他都能重新开始,忘记过往的伤痛,逐渐地变得温暖起来,尽力地融入这尘世间。
但我的亲友说“你笔下的弈徒有表皮,没有风骨”。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我认为弈是个不屑于掩饰真实自我的人。我觉得他的风骨就在冷傲高洁俊逸,然而笔下却怎也刻画不出那样的感觉。由于没有人替我参谋的原因,我自己也总是看不见缺点。
如今写他,愈发地让我失望。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所以不希望再用自己一贯熟悉的文笔再去误解了他真正的形象。所以决定,暂时封笔一段时间。在突破这个瓶颈之前,不再发表与弈有关的文章。但围棋还是会继续认真学。如果各位看客对我有什么建议,可以私信或者评论。也谢谢一直给我的作品点红心和蓝手的各位朋友,多亏你们的支持。

是今天跟亲友一起的自定义杰律。
被杰克先生监督着修机,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不停地炸机。(其实是校准条太短了)

《玉雪香》

弈x女性阴阳师,是车,雷请绕道。
——————————————————————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
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https://m.weibo.cn/6232712840/4245097236767400

【cp相性一百问】一个小小的互动

弈x我,雷请绕道。

清水写手打算考驾照了,这篇写完下一篇就开写弈我向的车。
弈老板乙女向写了这么久了,就算没人喜欢我还是要坚持。爱他,女票他。
也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弈:还活着的时候也有人类的名字,不过现在是名为“弈”的幽灵了。

我:身为异界的阴阳师不方便透露姓名呢。
02.年齢は?[年龄是?]
弈:死去的时候,是二十七岁。

我:十七岁。
03.性别は?[性别是?]
弈:是男性。

我:女孩子。
04.贵方の性格は?[你的性格怎样?]
弈:被阴阳师大人说过“冷傲”。

我:大概算温和吧。
05.相手の性格は?[对方的性格呢?]
弈:阴阳师大人很温柔,也很开朗,做事很努力很积极,是位阳光向上的女性。

我:弈先生虽然冷傲,但很好相处,是个很温柔又带点幽默的人呢。
06.二人の出会いはいつ?どこで?[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裏?]
弈:是在町中,我被寮办通知去接手对弈竞猜的时候。

我:是在町中。不过我当时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注意。
07.相手の第一印象は?[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弈:“是主人啊”这样。

我:没有腿的话,行动不很方便吧。
08.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好き?[喜欢对方哪裏?]
弈:嗯?阴阳师大人“哪里”我都很喜欢。(笑)

我:喜欢他棋盘背后那棵树……

(到底都在关注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09.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嫌い?[讨厌对方哪裏?]
弈:没有讨厌的地方。

我:就算有也讨厌不起来。
10.贵方と相手の相性はいいと思う?[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弈:阴阳师大人对人际交往很会拿捏分寸,所以相处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我:弈先生的脾气算是很好的,其实并不很容易生气。而且他总是会包容我。
11.相手のことを何で呼んでる?[如何称呼对方?]
弈:“阴阳师大人”。

我:弈先生。
12.相手に何て呼ばれたい?[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弈:能叫在下“夫君”就好了啊……可惜阴阳师大人只愿意在床上的时候叫上两声。

我:这……现在的称呼就很好。
13.相手を动物に例えたら何?[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弈:像兔子?很敏感,又会很怕孤独。而且也像兔子一样柔软可爱。但是真正被激怒的时候也是会咬人的。

我:弈先生有点像猫。有点粘人,喜欢撒娇,偶尔又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14.相手にプレゼントをあげるとしたら何をあげる?[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
弈:送给她喜欢的东西?毕竟对弈竞猜的工作能挣不少金币,昂贵的首饰和衣裙买给她多少都是不成问题的。
(原来你把坑来的钱都拿去养女人了)

我:送给弈先生的东西最好是包含心意的吧,我会选择做点手工之类的……虽然应该不会太精美。(挠头)

弈:没关系的,夫人给的东西我都喜欢。
15.プレゼントをもらうとしたら何がほしい?[想收到什么礼物?]
弈:要她一个就好。

我:没什么特别想要收到的东西呢……

弈:夫人不考虑考虑收到一个我吗?

我:你不已经是我的了吗?
16.相手に対して不満はある?それはどんなこと?[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裏呢?]
弈:没有,有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弈先生很好。
17.贵方の癖って何?[你有什么癖好吗?]
弈:围棋。

我:有许多喜欢做的事情。
18.相手の癖って何?[对方有什么癖好吗?]
弈:阴阳师大人喜欢读书,喜欢舞剑,喜欢毛绒绒的动物,喜欢四处游玩……

我:弈先生喜欢下棋,喜欢……看别人赌博。
19.相手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されて嫌なことは?[对方做了什么会讨厌?]
弈:不会讨厌自家夫人。

我:这倒是想不出来……
20.贵方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相手が怒ることは何?[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
弈:这可真是难到在下了,因为一直没考虑过这种问题呢……如果阴阳师大人讨厌在下的话,大概是因为沉迷于自己的棋局天地而冷落了她吧。

我:不会哦。我倒是怕太过粘你了你还会讨厌我……
21.二人はどこまでの関系?[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裏?]
弈: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我:是这样的。
22.二人の初デートはどこ?[初次约会是在哪?]
弈:是在京城的花楼上。

我:是吗?带弈先生跑出去玩太多次了,已经记不清楚了……
23.その时の二人の雰囲気は?[那时候的气氛是?]
弈:那里很热闹,她拉着我看舞女跳舞,还点了一大桌子菜,结果剩下好多没吃完。(偷笑)

我:……我那时太激动了,觉得有美人在身边肯定胃口大开,结果还是没能……

弈:(摇扇)夫人说的美人是指?

我:当然是你啦。
24.その时どこまで进んだ?[那时进展到哪?]
弈:还只是普通的,阴阳师与式神的关系。

我:是棋友的关系。
25.よく行くデートスポットは?[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裏?]
弈:京城附近。有时在城里,有时在郊外。阴阳师大人喜欢繁华热闹的气氛,但在安静的地方也游刃有余。

我:因为我觉得安静的地方更适合跟你一起下棋。
26.相手の诞生日、どう演出する?[对方生日时,会做什么?]
弈:会作打算“什么时候把她也变成自己的一颗棋子与自己一道活在这棋盘之中”……但也只是想想罢了。如果她不愿意,我不会改变她的生活方式。她的生日我会好好为她庆生。

我:弈先生的生日吗?当然是要下厨煮长寿面……也要送礼物,或者寮里一起办个宴会吧。
27.告白はどちらから?[最先告白的是谁?]
弈:是阴阳师大人。但设计让她表白的是我。

我:是我……嗯?原来这也设了局的吗?
28.相手のことを、どれくらい好き?[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弈:(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嗯……爱她到可以再次为她去死的地步吧。

我:做什么事都可以。(摸摸弈先生的头)
29.では、爱してる?[啊,是爱吗?]
弈:是的。

我:的确如此。
30.言われると弱い相手の一言は?[对方说了什么就没办法了?]
弈:阴阳师大人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只要一直用那种眼神盯着我看……纵使我再过理性清醒也不得不动心。

我:他一叫我“夫人”,再撒撒娇,我就没办法了。毕竟其实是很心软的人……
31.相手に浮気の疑惑が! どうする?[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弈:会吗?不会的吧。(转头看过来)

我:嗯?会有这种事发生吗?但愿没有……

弈:(折扇挑起下巴)夫人还没回答我,到底会不会有?

我:不、不会的啦……
32.浮気を许せる?[允许见异思迁吗?]
弈:不行。

我:这个不行。
33.相手がデートに1时间遅れた! どうする?[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的话,怎么办?]
弈:会在原地等待,或者找人问问。如果出事了会尽快赶过去。

我:会不会是出事了?弈先生不会失约的。
34.相手の身体の一部で一番好きなのはどこ?[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弈:眼睛。阴阳师大人的眼睛有很多种情绪,能从里面读出许多的情意。非常的美妙。

我:喜欢弈先生的唇,总是勾起一抹弧度……看上去像是轻蔑的冷笑,又有种掌控全局的骄傲感。但其实偶尔也会笑得很柔和。
35.相手の色っぽい仕种ってどんなの?[对方什么举止最妩媚?]
弈:妩媚吗,怎么说呢。夫人的小动作在我眼里都很可爱。

我:只是可爱而已……不就是说我缺乏女人味吗(委屈)。

弈:没有这个意思。(笑)

我:弈先生执棋落子的时候会有种让我心动的感觉,只是和我一人下棋的时候!还有弈先生整理头发的时候,真的很风雅。摆弄扇子的时候也是。
36.二人でいてドキっとするのはどんな时?[什么时候两人会觉得紧张?]
弈:对她偶尔的软弱觉得痛心又无能为力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茫然无措。

我:提到他从前的恋人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比不过那姑娘。

弈:……完全没有的,你不必觉得担忧。如今我仅你一人而已。

我:呜……
37.相手に嘘をつける? 嘘はうまい?[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弈:对阴阳师大人没有要隐瞒的事。在下也不是喜欢撒谎的那一类人。

我:撒谎我倒是经常干……不过没什么能对弈先生撒谎的。况且他肯定也能一眼看穿吧。
38.何をしている时が一番幸せ?[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弈:看着她的时候。

我:能让我感到幸福的事很多,也很简单。关于弈先生的话,一想到他爱我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弈:(拉过来摸摸头)
39.ケンカをしたことがある?[有吵过架吗?]
弈:没有呢。(笑)我家夫人虽然喜欢闹别扭,但是非常善解人意,很会包容我。有些我做得不好的事也是尽力在和我沟通而非争吵。是非常懂事的姑娘……但要是对我发脾气也完全没关系的。

我:我不想和弈先生吵架,因为这样的行为太幼稚了……比起争吵还是好好和解比较有用。
40.どんなケンカをするの?[是怎样的吵架呢?]
弈:关于一些生活的小事而已。

我:毕竟大事都是由我做主。
41.どうやって仲直りするの?[如何和好的?]
弈:大概做些会让她开心的事情?

我:亲他。
42.生まれ変わっても恋人になりたい?[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弈:当然了,虽说在下早已是幽灵了,不过还是希望来生还能做夫妻。

我:是呀。
43.「爱されているなぁ」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感到「被爱着」是什么时候?]
弈:阴阳师大人为我考虑一些事情的时候吧……无论是生活上的安排,还是战斗的时候,固执地把我和别的式神护在身后。不过这些感觉还是不够的。

我:弈先生教我下棋的时候耐心的样子,这是跟他和别人下棋的时候所没有的。当时就觉得“啊,我是他特别的人吗”这样的。
44.「もしかして爱されていないんじゃ???」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感到「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弈:有天她把兔子抱进了被窝睡觉的时候。

我:……这有什么可难过的啦!
45.贵方の爱の表现方法はどんなの?[你是如何表现爱的?]
弈:在棋盘上输给她。

我:与他并肩作战。
46.もし死ぬなら相手より先がいい? 后がいい?[如果死的话,是比对方先死?还是后死?]
弈:在下早已是幽灵了,如果阴阳师大人死去的话,在下也会随着一并魂飞魄散的吧。

我: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47.二人の间に隠し事はある?[两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弈: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一些蠢蠢的小念头吧。

弈:是什么呢?(好奇)

我:说出来你会笑话我的,我自己也觉得好笑……绝不告诉你。
48.贵方のコンプレックスは何?[你的情结是什么?]
弈:大概没有什么特殊情结呢……(看看手中的棋子)

我:你休想用九颗棋子天罚我。
49.二人の仲は周りの人に公认? 极秘?[两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还是保密的?]
弈:阴阳师大人说我们的感情很容易被别的妖怪或人类针对,害怕我成为她的把柄。所以这段感情只在阴阳寮里是公开的。但其实在下觉得完全不需要担忧。

我:正如先生所说。只不过凡事还是谨慎点好。
50.二人の爱は永远だと思う?[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弈:纵然是我也看不透这其中奥秘,但我愿意相信是永远。

我:我希望我有这样的勇气。

51.贵方は受け? 攻め?[你是受?还是攻?]
弈:是攻方。

我:……受
52.どうしてそう决まったの?[为什么这么决定?]
弈:因为阴阳师大人很容易就走进我设的局里来了。(笑)

我:你别说这种话……我一直觉得我是更主动的哦。
53.その状态に満足してる?[对于这种状态满足吗?]
弈:嗯,其实并不算满足。毕竟她肯定也希望我更主动一点。

我:这样就好……
54.初エッチはどこで?[初次H是在哪裏?]
弈:在棋盘上。

我:……准确的说是在弈先生的房间里。
55.その时の感想を????[那时的感想是????]
弈:(开扇掩面笑)阴阳师大人害羞的样子真可爱啊。

我:……够了,我不说……

弈:真的不说吗?是不是那时不够满足呢?

我:不是……那时候的弈先生太可爱了,又有一点、怎么说呢,好像得意洋洋的神情?
56.その时、相手はどんな様子でした?[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弈:脸很红,表情很害羞,然后嘛……具体的就不讲了。

我:你敢讲我就返魂了你。

弈:那夫人觉得我那时表现怎么样?

我:你一直勾引我,笑得像只老狐狸……我实在忍不住了(捂脸)
57.初夜の朝、最初の言叶は?[之后的早上最先说的话是什么?]
弈:她好像什么都没说,只是埋在被子里好像在害羞。

我:大概说了“早上好,阴阳师大人”我实在没法正眼面对他……
58.エッチは周に何回くらいする?[一周做几囬?]
弈:三四次左右吧,出阵很累,还是希望她能好好休息。

我:是这样……
59.理想は周に何回?[理想中一周做几囬?]
弈:哦呀?这个嘛,次数多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她喜欢就好。

我:都随他啦,我估计没问题的。

弈:好的,那么从这周起就多做几次吧。
60.どんなエッチなの?[是怎样的H?]
弈:身心愉悦的那种。

我:的确是很身心愉悦。
61.自分が一番感じるのはどこ?[自己最有感觉的是哪裏?]
弈:成为幽灵之后因为双腿被砍断了,下身是气体。大概,以前腿部的位置?会很敏感。

我:可能是腰或者胸吧。虽然被他摸到哪里都会有感觉就是了。

弈:今晚要不要试验看看呢?到底哪里最敏感。

我:可、可以……
62.相手が一番感じているのはどこ?[对方最有感觉的是哪裏?]
弈:的确是腰和胸吧?不管是摸还是咬,都会变得很兴奋的样子。

我:他下面的气体?曾经把手伸进去过。然后我就被压住了。
63.エッチの时の相手を一言で言うと?[用一句话来形容H时的对方.]
弈:让人想“继续欺负”。

我:是个腹黑的大美人,也是粘人的大猫咪。
64.エッチははっきり言って好き? 嫌い?[对于H是喜欢?还是讨厌?]
弈:跟她的h是喜欢的。

我:不算很执着,但也不讨厌。
65.普段どんな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でエッチするの?[一般是什么体位?]
弈:这个嘛……

我:怎么说呢,一开始我是顾及到他下身应该使不上力所以就直接压在他身上了,直到最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弈:而且棋盘后面那棵松树,靠在上面很方便呢。(笑)
66.やってみたい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は?(场所、时间、コスチューム等)[想尝试什么样的做法?(场所,时间,服装等)]
弈:(再次看向手中的棋子)

我:想都别想。
67.シャワーはエッチの前? 后?[淋浴是在H前?还是后?]
弈:她很爱干净的,所以会洗两次。

我:之前一次之后一次。
68.エッチの时の二人の约束ってある?[做时,两人有做过约定吗?]
弈:约定吗?应该没有……唯一有的大概只是“阴阳师大人只能和我做这种事”吧。

我:大概只有这个而已。
69.相手以外とエッチしたことはある?[有和对方以外的人做过吗?]
弈:从前有过,和以前的恋人。

我:从前没有过。

弈:(拉过来亲亲)不过现在只会和你一个人做,不要放在心上。
70.「心が得られないなら身体だけでも」という考えについて。賛成?反対?[关于「如果不能得到心,光是身体也行」的想法.赞成?反对?]
弈:不行,我不希望强迫她。

我:我不听,我不干。
71.相手が悪者に强奸さ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どうする?[对方被坏人强奸了,怎么办?]
弈:一扇子九颗棋子颗颗触发针女的事。不过光这样估计还不够,大概拜托阎魔打入地狱十八层不得超生比较好。(眯起眼摇扇)

我:四百米长刀都不够我砍的。
72.エッチの前と后、より耻ずかしいのはどっち?[H前和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弈:在下觉得自己若是害羞便会错过阴阳师大人害羞时的可爱样子了。还是坦然接受加以引导来得好。

我:我觉得都很令人羞耻……呜……
73.亲友が「今夜だけ、寂しいから」とエッチを求めてきました。どうする?[朋友说「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并要求H.怎么办?]
弈:在下没有朋友会做出这种事的。

我:就算关系再好也不会做这种事。
74.自分はエッチが巧いと思う?[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吗?]
弈:还算过得去,至少不会让她失望。

我:技术吗?我没有钻研过这个……
75.相手はエッチが巧い?[对方的呢?]
弈:看夫人努力地给予回应也是很可爱的,她已经足够善解人意了。

我:弈先生哪里都好啦……
76.エッチ中に相手に言ってほしい言叶は?[做的时候希望对方说什么?]
弈:若能多叫两声“夫君”便好了。

我:再多说什么会羞耻而死的……
77.エッチ中に相手が见せる颜で好きな颜はどんなの?[H时最喜欢看到对方的脸是什么表情?]
弈:羞耻的,激动的,幸福的,欲求不满的……怎样都很喜欢。

我:饱含爱意的表情。
78.恋人以外ともエッチしてもいいと思う?[觉得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弈:不接受。

我:不行。
79.SMとかに兴味はある?[对SM之类的有兴趣吗?]
弈:要我打她肯定做不到,不如让她打我吧。

我:我……肯定下不去手的啦。

弈:不过捆绑和道具放置什么的,是这个意思吧?在下还颇有兴趣。(再次看向棋子)

我:果然还是应该返魂
80.突然相手が身体を求めてこなくなったらどうする?[突然对方变得不寻求身体需要了,怎么办?]
弈:会觉得有点沮丧吧。不过总有办法再次让她渴求我的。

我:会不会是我魅力不足了 或者弈先生太累不想和我做?

弈:不会的,你若是想自己来取便可。

我:真的可以吗?

弈:只要是你就没问题。
81.强奸をどう思いますか?[对强奸有何感想?]
弈:错误且愚蠢的行为。

我:是犯罪,令人发指的行为。
82.エッチでツライのは何?[H最棘手的是什么?]
弈:总是很容易哭……没办法让她止住哭泣,但是又忍不住想继续欺负她啊。太为难了。

我:大概是觉得痛苦又舍不得让他停下的感觉吧。
83.今までエッチした场所で一番スリリングだったのはどこ?[目前为止觉得最惊险的H地点是哪裏?]
弈:惊险?大概没有。没有试过那种地方。

我:是弈的棋盘幻境吧。因为在他的地盘里我完全找不到出路……有种自己是他的棋子的感觉,很无助。

弈:你害怕那里吗?

我:我是你的棋子,完全受你的操控。让我觉得不好把握你了。

弈:你没必要担心……真的。因为在下绝不会对你做出始乱终弃的行径。
84.受けの侧からエッチに诱ったことはある?[受方有主动要求过H吗?]
弈:有过的。

我:是第一次的时候。
85.その时の攻めの反応は?[那时攻方的反应呢?]
弈:很惊喜,很得意吧。

86.攻めが强奸したことはある?[攻方有强奸过吗?]
弈:没有,我不会强迫她。但如果她喜欢这样的设定……

我:只要不把我弄痛就好。(叹气)
87.その时の受けの反応は?[那时受方的反应呢?]
弈:在下觉得她会比平时更害羞。

我:会有点难过。

弈:(笑着揽过来)我不会那么做的。
88.「エッチの相手にするなら???」という理想像はある?[有理想中的「H的对象」吗?]
弈:有的,就像夫人那样。

我:弈先生已经是最好的了。
89.相手は理想にかなってる?[对方符合理想吗?]
弈:理想就是她。

我:是的。
90.エッチに小道具を使う?[H时使用道具吗?]
弈:棋子,试过一次,不过没有尽兴。用的最多的是松树上的落雪。

我:棋子太奇怪了,我才不要。
91.贵方の「はじめて」は何歳の时?[你的「初次」是几岁?]
弈:大概是在23岁的时候吧。

我:17岁。
92.それは今の相手?[那,是现在的对方吗?]
弈:……不是。

我:是的。

弈:(拉过来摸摸头)

我:没关系的哦。
93.どこにキスされるのが一番好き?[最喜欢被亲哪裏?]
弈:她亲哪里都好,事实上哪里都被亲过了。(笑)对我是很热情的。

我:想被亲亲额头!

弈:啾
94.どこにキスするのが一番好き?[最喜欢亲哪裏?]
弈:耳朵……吧。

我:亲他的脸。
95.エッチ中に相手が一番喜ぶことは何?[H中对方做什么最高兴?]
弈:主动上位的时候,很羞涩又很贪心地想努力吃下去更多……的样子。

我:他摸我头安慰我的时候。
96.エッチの时、何を考えてる?[H时会想什么?]
弈:“真可爱,再来一次吧。这次可以用棋子吗,多加两颗怎么样呢?”

我:弈先生真好看,我真喜欢他……
97.一晩に何回くらいやる?[一个晚上做几次?]
弈:视情况而定 看她精神如何。

我:两次就够了吧,他会不会累?

弈:虽然在下是幽灵,但体力还是不错的。
98.エッチの时、服は自分で脱ぐ? 脱がせてもらう?[H时,衣服是自己脱还是被脱?]
弈:一般都麻烦夫人帮我脱。

我:自己脱。
99.贵方にとってエッチとは?[对你来说H是什么?]
弈:是表达爱意的很好的方式。

我: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幸福的事情。
100.相手に一言どうぞ.[请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弈:你这一局棋……我用一生来解,可好。

我:果然还是弈先生最好。

DAY3最想要的刀  萤丸
DAY4最喜欢的刀穿魔法少女的衣服  太郎

太郎:……终于要坠入凡尘了吗